服务热线:86-029-33311943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 玉树禅古寺修缮背后的故事

玉树禅古寺修缮背后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3-04-14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阅读: 3533

李成岗在现场指导工程人员施工
 

李成岗勘察震后禅古寺内损毁建筑

2010年4月14日清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发生7.1级地震,这次地震主要发生在玉树州的州府所在地——玉树县结古镇,90%的当地居民房屋倒塌,人员伤亡惨重。

在这场大地震中,很多文物也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害。其中,距结古镇约20公里的禅古寺是地震中损毁最严重的寺庙之一。位于西航村的禅古寺是该地区噶举派最大的寺院,3个主殿堂损毁两座,260间僧房与两个闭关全部倒塌,大量佛教用品和珍贵文物埋在废墟下。幸存的大经堂也是墙体断裂,岌岌可危。

陕西省咸阳古建集团公司在玉树灾后文物保护抢救工程中承担了五项工程的勘察设计任务。咸阳市古建园林研究院院长李成岗作为《玉树禅古寺文物保护修缮方案》工程的总设计师,与其他国内外知名古建专家一起,开始着手玉树禅古寺的保护修缮工作。


花甲专家临危受命

接到这项任务的第一天,对于李成岗来说是一个不眠之夜。玉树州人口中,藏传佛教信众超过90%,当地百姓把寺院看得比自己家还重要。尽管此前李成岗承建过不少古建筑,也曾出色完成过四川汶川羌族布瓦雕群等17个文物保护项目。可玉树包括禅古寺在内的5个文物保护工程,是博大精深藏文化的艺术瑰宝,首次涉足这一领域,他并没有十足的信心。

第一次来到海拔4700米之上的禅古寺时,触目惊心的灾难让李成岗难以置信眼前的一幕:禅古寺四处伤痕累累惨不忍睹,大经堂坍塌,23名寺僧遇难……最令李成岗震撼的是,一些寺僧和信徒居然将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悄悄钻进危机四伏的大经堂里去诵经祈祷。李成岗暗自思忖:若不迅速加固修缮,新的灾难或许就难以避免。

禅古寺为青海省文物保护单位,该寺历史悠久,相传公元12世纪,噶玛噶举派创始人都松钦巴·却吉扎巴曾来禅古寺活动。从此,禅古寺成为玉树地区著名的噶玛噶举派寺院。这些年来,曾多次修缮。经过调查李成岗认为本方案的重点是保护当龙家族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根据当地传统建筑风格、做法和各建筑的不同特点,对禅古寺部分建(构)筑进行修缮保护。李成岗发现禅古寺的建设中,用到了鞭麻草、黏土,还有混凝土,外墙用的是水泥砂浆,这样的建筑是融合了当地百姓、僧人们几百年智慧的独特创造,然而加固难度却很大,特别是在不能破坏外观的基础上加固建设,更加复杂。

禅古寺的千佛殿、大经堂是在地震中遭受重创的一个核心区域,为求得第一手资料,李成岗决定进入废墟勘察。当即遭到洛卓尼玛仁波切活佛的坚决反对。两人经过半小时的交涉,李成岗无奈,跪在活佛面前:“我是国家派来的专家,必须下去,禅古寺的修缮工作一旦有个差池,我个人将无法向国家交代。”李成岗这一跪,让在场的寺僧感动不已。活佛执拗不过,只好诵经为李成岗祈福。两个技术员一人拉着李成岗的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把他吊送进一个通往大经堂坍塌的废墟坑道。当浑身是土的李成岗从废墟空隙爬上来,活佛送给他一个热烈拥抱。

罗哲文先生带病把关

1988年,在西安人民大厦举行的“社科院陕西省考古研究所成立三十周年庆典——暨文物考古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经时任国家文物局张德勤局长介绍,李成岗有幸结识了古建大师罗哲文先生,此后一直追随导师罗哲文先生20余年。2000年12月9日,罗哲文先生正式收李成岗为徒。


为了玉树禅古寺的修缮工程,年逾花甲的李成岗经常往返于西安与西宁两地。本身患有严重鼻炎的他,一到高寒缺氧的玉树高原,经常是白天呼吸困难,晚上难以入眠。尽管如此,他仍是一丝不苟地一遍一遍地修改《玉树禅古寺文物保护修缮方案》。根据禅古寺现状勘察结果,禅古寺保护工程为抢险修缮工程。李成岗按照《文物保护法》修旧如旧的规定及《中国文物古迹保护准则》第四章第二十八条和《古建筑木结构维护与加固技术规范》CB50165-1992的要求,根据寺内建筑险情的不同程度,综合单体建筑的文物价值,制定出抢险修缮工程设计方案。他提出了修缮建议:“对禅古寺佛塔、僧舍、闭关院、讲经院进行修缮,北墙、东南角悬空搭钢结构玻璃棚;外墙面喷文物保护剂;内部其他构件(墙、柱、梁、板)采用相应的钢结构加固。”

在李成岗为方案犯难之时,他想到了自己的导师,希望罗老能为《玉树禅古寺文物保护修缮方案》把关。李成岗当即飞往北京求教。见到导师时,中国古建泰斗罗哲文已是吊着导尿引流袋卧病在床。老人一见李成岗是为玉树禅古寺的文物保护工程而来,便连忙招呼李成岗把他扶起来。李成岗刚一撑手便失声惊呼:“罗老,您再不能动了!床单上有一大摊血啊?”罗哲文却不动声色地说:“别紧张,这便血流淌多时了,是个老毛病,不碍事。”

一连几天,罗老一丝不苟地审阅了《玉树禅古寺文物保护修缮方案》和《玉树禅古寺遗址公园规划方案》,不但作了精细地批注,还签发了个人意见。师徒二人在方案中“修缮设计说明”特别加上了一点:“凡补配、更换的构件,应以现存实物为依据,施工技术、工艺方面,除设计文件中特殊注明者外,均按传统工艺(原形式、原工艺、原尺寸等)施工。并在构建隐蔽处用墨笔标注修缮时间、修缮内容(更换)、施工单位。”李成岗在日后对于墙面的修缮中,还特别采用了传统的巴嘎土材料。

临别时,罗老对李成岗说:“成岗啊,做好玉树禅古寺的文物保护修缮工程,可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为师已经无缘参与这样重大的工程深感遗憾,我在北京等候你大功告成的喜讯。”

离开北京,李成岗的心情非常沉重。他知道,做好玉树禅古寺的文物保护修缮这个伟大工程,现在已经不单纯是他一个人的事了,而是像罗哲文大师等社会各界人士的共同心愿。因为,重建美丽玉树是全国人民的共同责任和义务。

最终,经过8次修改、征求国内外多名专家意见后,《玉树禅古寺文物保护修缮方案》通过评审并开工建设。“这是我从业30年以来,感觉压力最大、难度最大的一个工程!”李成岗说。

玉树禅古寺文物保护工程进入施工阶段,李成岗更是慎之又慎,他频繁穿梭在密集的钢架间,即便是一个钢管的焊头,他都要过目查验。


  2012年11月2日,是玉树禅古寺地震遗址文物保护修缮工程竣工的大喜日子。这一天,李成岗把自己花费了8个月时间的智慧结晶《禅古寺地震遗址公园规划方案》奉送给禅古寺,还向玉树灾区捐赠一辆价值50万元的灾后重建工程专用车。玉树禅古寺文物保护修缮项目还荣获了国家文物局颁发的“2012年全国文物保护最佳工程”。虽然玉树禅古寺文物保护工程圆满竣工了,但李成岗深感遗憾的是:2012年5月14日在北京与世长辞的罗哲文导师却永远听不到这个他所期待的喜讯了。为此,李成岗着手再版了《神州行吟草》罗哲文古建艺术诗词三卷本,以此来告慰恩师的在天之灵。



(信息收集、编辑:杨璠)